阜康| 江门| 新都| 庄河| 滁州| 丹徒| 吴忠| 蓬溪| 海安| 徐州| 同心| 泊头| 河曲| 黄梅| 靖宇| 北京| 吴桥| 阜平| 惠山| 马关| 梁河| 铁山| 舟曲| 儋州| 古交| 策勒| 确山| 南县| 江达| 沈丘| 成武| 疏附| 舒兰| 珠穆朗玛峰| 延长| 肇庆| 金山屯| 琼海| 阳东| 邵阳县| 佛山| 通江| 正定| 秀屿| 金塔| 姚安| 集贤| 保定| 康乐| 彭州| 隆化| 蒲城| 剑阁| 广汉| 东宁| 二连浩特| 苏尼特右旗| 阿拉善右旗| 嵊州| 东海| 耒阳| 萨嘎| 息烽| 昌平| 吉安县| 南沙岛| 漳县| 衡水| 固镇| 正阳| 民乐| 罗田| 贡觉| 南和| 银川| 察隅| 高密| 高平| 翁牛特旗| 永仁| 扎囊| 原平| 临城| 湖口| 伊宁县| 尤溪| 木垒| 敦化| 宁南| 越西| 根河| 林芝镇| 黑山| 沁水| 尼木| 耒阳| 六盘水| 青田| 陆丰| 延吉| 无锡| 天池| 莲花| 绥中| 增城| 怀仁| 海城| 安岳| 安吉| 广宗| 灵山| 海淀| 稻城| 仁化| 抚松| 让胡路| 福建| 门源| 安泽| 巴马| 敦煌| 涪陵| 江永| 太仓| 沁水| 惠阳| 和硕| 巴彦淖尔| 砚山| 理塘| 八一镇| 确山| 乐昌| 南充| 延津| 小河| 朝天| 大方| 南溪| 抚松| 竹山| 天池| 墨江| 石泉| 海安| 镇坪| 济源| 湾里| 延津| 孝义| 镇平| 覃塘| 清镇| 茶陵| 铁岭县| 天山天池| 泰顺| 建阳| 彰武| 黄冈| 尉犁| 吉隆| 宿豫| 阳城| 新建| 福山| 道孚| 张掖| 新宾| 寿光| 河口| 黑山| 尉犁| 陵水| 云浮| 上蔡| 从江| 江城| 禄丰| 瓮安| 皋兰| 坊子| 富裕| 肥城| 五家渠| 巴东| 突泉| 剑河| 孝昌| 梅县| 诏安| 丽水| 延寿| 六盘水| 通江| 勃利| 琼中| 无棣| 罗江| 建水| 洱源| 翼城| 龙凤| 察哈尔右翼后旗| 防城港| 曹县| 怀仁| 梨树| 绥芬河| 博山| 河南| 萧县| 大通| 甘洛| 成武| 西充| 滦南| 苍南| 洞头| 大荔| 穆棱| 东港| 连江| 荥经| 左权| 舒兰| 赣榆| 惠安| 淮安| 鹤山| 安仁| 尚志| 丰顺| 兴城| 临城| 珲春| 四平| 新宾| 舟曲| 丽江| 廊坊| 丰都| 仙游| 庆元| 三水| 华县| 泽库| 平安| 阿拉善左旗| 岳阳县| 潘集| 吴中| 八达岭| 邻水| 开远| 桂林| 获嘉| 淮安| 准格尔旗| 扶风| 宜君| 碌曲| 万荣| 嘉义市|
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访谈专栏 >> 浏览文章
访谈专栏

山东仍需靠实体经济立省——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山东大学经济研究院院长黄少安

时间:2018-11-19 来源:经济网-《经济》杂志 作者:张军红 点击:次 【字体:

黄少安:山东仍需靠实体经济立省
黄少安,中国产权理论、制度经济学、法经济学研究和学科建设的重要组织者和领导者之一,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万人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现任山东大学经济研究院(中心)院长、山东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兼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理论经济学学科组专家。出版了《产权经济学导论》《语言经济学导论》等专著,先后获得孙冶方经济学奖和首届中国农村发展研究奖等。
 
    今年一开年,山东就火了一把。
 
    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在山东省全面展开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动员大会上表示:“如果我们的发展方式涛声依旧,产业结构还是那张旧船票,就永远登不上高质量发展的巨轮,对全国经济增长、节能减排、区域协调发展等,都是一个大拖累。”“产业结构不优,新动能成长不快,发展活力不足,经济效益不高,拉低了山东的区域竞争优势,从某种程度上讲,我们陷入了由别人追着跑到追着别人跑的尴尬境地。”
 
    在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山东大学经济研究院院长黄少安看来,认识到落后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山东的经济发展不能说不好,之前有一种说法,80年代看广东,90年代看山东。上世纪80年代,广东的对外贸易很活跃,发展得很快;而这期间山东的基础设施建设很快,尤其是公路全国领先,这对经济发展有长远影响。进入21世纪,山东发展出现乏力,尽管经济增长速度很快、总量也很大,但增长质量却明显赶不上广东、江苏,甚至不如浙江、福建。”他认为,说山东落后了,准确地说,是其没有发展到应有的高度。
 
    被寄予厚望的“第三个经济增长极”
 
    在黄少安心中,山东是有望成为中国第三个经济增长极的。
 
    “在中国,有世界影响力且对经济发展起举足轻重作用的增长极有两个,一个是珠三角地区,另一个是长三角地区。整个山东半岛应该而且非常有条件成为第三个经济增长极,虽然从某种意义上看,现在可能也起到了这种作用,但是跟前两个增长极相比,并不在一个量级上。”他认为,山东具备了经济发展所需要的一切条件。一方面,地理位置优越,位于世界公认的黄金纬度,且是东南沿海地区,世界上与之相似的地中海沿岸、英国、西欧、美国的东西岸等都是经济发达地区;另一方面,资源丰富,土地、煤、石油等资源应有尽有,农业、工业基础也比较好,环境宜人。“解放前济南就是著名的文化古城,青岛也是世界闻名的海滨城市,但是两地的GDP加起来还赶不上广州,从这个意义上说,山东确实落后了。”
 
    黄少安认为,造成山东落后的原因主要有四个,其一,GDP总量虽大,但质量不高。衡量一个地区GDP质量高不高,主要看该地单位GDP的资源消耗量、污染排放量以及对财政的贡献率,在他看来,山东在这三个方面都不理想,都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以2017年的GDP财政贡献率为例,山东GDP总量为72678.18亿元,单位GDP的财政贡献率却只有8.39%,分别比江苏、浙江、广东低了1.12、2.82和4.20个百分点。“也就是说100块钱的GDP只能贡献8块多的财政收入,这是有问题的,这说明在有巨大GDP总量的情况下,政府的税源并不充足,政府融资很困难。”
 
    其二,国有企业“太国有企业”,民营企业也像国有企业。山东民营企业的数量和质量都在全国前列,在刚刚公布的2018年民营企业500强名单中,山东共有73家企业上榜,民营经济占GDP的比例也已超过50%,但在人们的认知中和经济发展势能上,民营经济依然不发达、不活跃。黄少安认为,这种情况的形成,一方面是政府比较强势,国有或国有控股的大企业较多,且大量存在于无需国家垄断的领域,也就是说,经济发展的优质资源基本掌握在政府和国有垄断企业手中,能赚钱、好赚钱、赚大钱的生意也都是国有企业在做;另一方面,民营企业家的官本位意识太强,缺乏独立意识和市场意识,太依附或者太想依附于政府。“去年暑假,我们对山东各地民营企业家做了一个问卷调查——做好企业的主要因素有哪些,罗列了十几个因素,其中,三分之二的民营企业家把与政府、国有企业搞好关系排在了前三位,三分之一的企业家将与政府搞好关系放在第一位。山东的做客环境很好,创业、经商环境一般,这是许多企业家和投资者共同的体会。这些问题不解决,山东经济怎么发展?”
 
    其三,山东是东南沿海地区,但绝不是东南沿海开放地区。黄少安告诉记者,判断一个地区开不开放,从工作和生活语言就能直观看出来。如果这个地区的工作语言是普通话,甚至是外语,而日常生活中说各地方言和普通话的人很多,就说明这个地区是开放的。“语言只是一个表象,其实质是人才的聚集。山东不缺人,但是缺人才,要从机制、待遇、政策和氛围上吸引人才来创业、工作、生活,让青岛和济南像北京、深圳、广州、上海那样,成为各种语言的汇集地,这样才是开放的山东,经济发展的天花板将会无穷高。”
 
    其四,山东是经济发达地区,但老百姓的实际生活水平并不像想象的那么高。“在全国充其量算是中等偏上,中部一些省份如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日子过得都比山东要殷实、舒服,这说明与GDP和人均GDP相比,老百姓的实际可支配收入比较少,大多数资源还都掌握在政府手里。”黄少安分析道。
 
    主体是市场,不是政府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山东提出了实施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2018年1月,国务院原则同意《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成为党的十九大之后,国务院批复的首个区域性国家发展战略和全国第一个以新旧动能转换为主题的区域发展战略。
 
    “山东是全国经济布局中很重要的板块,新常态下我国经济增速放缓,山东处于南北之间,做好新旧动能转换,对南北经济发展具有强大的带动作用。”在黄少安看来,新旧动能转换是件好事,也是件难事。“我们现在还是在用老办法做新事情,新旧动能转换的主体不在政府,而是市场和企业,政府要作为但不能越位,一定要发挥市场的作用,不能政府轰轰烈烈,企业不为所动,只有企业转了才是真的转,才能见成效。”在山东新旧动能转换座谈会上,他曾两次这样建议。
 
    在黄少安看来,改革开放40年来,推动中国经济发展最大的动能就是体制创新和技术创新。“所谓新旧动能转换,并不是把原来的动能全部弃用,而是把已经不能用的或者用不上、用不起、用完了的动能逐步放弃,而原来一直用的体制创新、技术创新继续重用,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用新技术、新管理、新工艺来改造提升那些资源消耗型、环境污染型、劳动密集型的产业。从本质上说,没有落后的产业,只有落后的产业技术和管理。”
 
    “山东的工业和农业改造、提升的空间非常大。”黄少安表示,新旧动能转换一定要坚持“两条腿”走路,既要重视传统产业的改造升级,又要有选择性地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但同时他也坦言,对于多数地区而言,前者更重要、更可行、更实惠。例如山东的港口业,从东营到日照,沿海优质港口或可建优质港口的地方很多,业务同质,目标也很一致,都要建亚洲或世界第几大港,彼此恶性竞争,互相牵制,发展缓慢。他认为,早就应该通过产权关系调整,把已有投资进行整合、重组,成立由不同主体共同投资的股份制港业集团,不同港口业务合理分工,避免重复建设,提高竞争力,形成推动当地经济发展的优质“新”产业。
 
    金融业要为实体经济服务
 
    几年以前,山东学者、官员和金融界人士提议,在济南、青岛建区域性金融中心。对于这一提议,黄少安并不以为然,多年的研究经验告诉他,并不是经济实力强就一定能够成为金融中心,区域性金融中心必须要有辐射和引领周边省市发展的能力,山东经济相对自成体系,自我循环特征明显,对外辐射力并不强,往西不能有力影响河南、河北,往南不能辐射长三角地区,往北也不能辐射环渤海地区,很难成为区域性金融中心。
 
    “山东历来是实体经济大省,基础很好,还是应该依靠实体经济来立省。”在黄少安看来,大国或者大的经济体必须要有强大的实体经济才能立足,“尤其是强大的工业和农业,这是创造财富的最主要的部门”。他以美国农业为例向记者解释道,“美国的农业占GDP比例不大,约1.5%左右,但是绝对值大、现代化水平高,就像美国经济的大底盘,对世界经济有很大的影响和制约。山东工业、农业的数量和质量在全国都是领先的,这是山东的优势,也是已经形成的区域分工,忽视或者不重视实体经济质量的提升,想靠第三产业在全国甚至世界取得更高的经济地位,既不符合山东实际,也有可能得不偿失。”
 
    虽然没有条件成为区域性金融中心,但并不等于山东的金融业没有发展空间。黄少安认为,山东的金融业,关键还是要立足于为实体经济发展服务,优化金融服务的供给结构。“现在的情况是,实体经济发展需要的金融服务短缺,而不需要的甚至有害的金融很多。其实不管金融业如何重要,归根结底都要为实体经济服务,在这个过程中,金融本身也会得到应有的发展。”
 
    与此同时,黄少安还特别提醒,要统筹协调好山东东中西部的发展。“山东东中西部的发展情况,其实就是中国东中西部经济发展的缩影。虽然东西部的差距比较大,但是从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来看,是需要一个增长极来带动突破的,并且与中部一些省份相比,山东西部地区县域经济比较发达,具备了良好的发展条件。”他建议,在山东未来的发展布局中,沿海地区应该以质量优先来发展,而西部地区则应在抓质量的同时,更要抓速度。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经济网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83

《经济》杂志订阅电话:010-58393736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
  • 宁格尔塔 大板田 民当村 小浮坨村 大唐芙蓉园
    柳树井 武安 北流市 金洞乡 塔前
    砚山县 狐狸埂 三叠泉 营雅路 房石镇
    孟家屯 西坑林场 长江中路 金鸡路口 上木拉乡
    克隆侠蜘蛛池 http://www.kelongchi.com/